当前位置:主页 > 客户反馈 >

“二丁事件”和庄则栋政治沉浮

来源:未知   作者:admin   日期:2021-11-01 06:12

  “二丁事件”是十年浩劫后期发生的三大“小人物事件”之一。另两个分别为“张铁生白卷”事件和“小学生日记”事件。三个事件密集发生在1973年8月至1974年2月半年之间,均产生很大的社会负面影响。比较而言,“二丁事件”的影响主要集中于体育界而不及另两者。著名乒乓球选手庄则栋的政治跌宕即由此而产生,发人深省。幸运的倒是“二丁事件”中的两个小人物“二丁”,庄则栋的政治沉浮对他们没有多大影响,这也是事后人们对此知之不多的重要原因。如今事件渐行渐远,本文作者采访了主要当事人,或许可以还原这段故事的真相。

  1974年2月中旬,庄则栋结束在“中央读书班”的学习回到国家体委,才过了十来天就碰上了“二丁事件”。

  回顾刚刚过去的1973年,是庄则栋政治生涯的“次高点”。他在这年担任了国家体委党的核心小组(以下简称党组)副书记,是相当于副部长的高级职务。此前的60年代,他领略乒坛赛场无限风光,以独特的中近台两面快攻打法横睨群雄,将全国三连冠、世界锦标赛三连冠均收入囊中。从1961年到1971年,以庄则栋为主力的中国乒乓球男队四夺世锦赛男团冠军。1973年秋天,国际乒联永久性授予他一座复制的男单奖杯“圣勃莱德”。有这个奖杯,他称得上毫无遗憾地向运动员生涯告别了。

  在国际乒联主席伊万斯到北京授予庄则栋复制的“圣勃莱德”杯之前几天,1973年8月24日至28日,中共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,庄则栋当选为中央委员,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从运动员中当选的第一个中央委员,党内地位超过了在职的体委主任。中国体育系统中,庄则栋亦是唯一的中央委员,一颗政治新星就要冉冉升起。

  担任党组领导职务不久,他参加了于1973年10月6日至1974年2月11日,在北京举办的第二期“中央读书班”,编入“地方班”。支部书记由来自天津的孙健担任,班里还有两位来自上海、当时很有些知名度的“造反”人物祝家耀和金祖敏。见到这两个人,庄则栋有些惶恐,因为学习班里像他们这样的几位“学员”靠“造反”起家,对“文革”颇有贡献。而庄则栋本人,“文革”开始的时候还是出名的“保皇派”。偏偏是,来自上海的造反派头头年龄和庄则栋接近,彼此间说话多一些,还喜欢和庄则栋在课后挥拍打几下乒乓球。

  1974年1月初,读书班即将结业时,突然发生三件大事;一是八大军区司令员实行对调,为此要求学员安排几天时间学习、讨论※※※在对调会上的讲话;二是王洪文提出要增加“再教育”的课程,学员也增加了讨论;三是突然召集万人大会,进行“批林批孔运动”动员,“中央读书班”学员们也要专题讨论。2月8日,王洪文到读书班接见学员作结业告别,要求学员回去后直接写信向他反映本单位“批林批孔”的情况。

  庄则栋参加这期学习班,以及学习班结束时“批林批孔运动”的掀起,为他种下了悲剧的种子,波诡云谲的政治生涯向庄则栋招手了。

  “文革”开始后的1968年5月12日,国家体委系统由解放军总参军训部实行军管,军管会主任是军训部长曹诚。1971年7月,国家体委结束军管,曹诚回部队任职,原任第38军政委、此时已担任北京军区副政委的王猛调任国家体委主任。

  王猛是周恩来总理亲自点名从部队调来的,原国家体委军管会属于总参谋长黄永胜指挥序列,王猛就任后,体委重归国务院领导。

  从1971年7月29日起到年底,先后6次参与体育界活动或讲线日起,把张春桥、姚文元也拉了进来,或一同讲话,或一起觀看表演。此中深意,如的多次表白:他们到体委看“表演”,是看“政治球”,或曰看“体育政治”的。从1971年夏天到1973年底,对体委主任王猛极力拉拢,不是要王猛陪同参观或看“表演”,就是要王猛陪她看电影,乃至席间要和王猛掰手腕角力等,弄得王猛直生闷气。

  王猛到体委后迅速熟悉工作,大批解放被打压“靠边站”的干部,让他们重新投入工作,实际上否定了“文革”肇始大批干部和著名选手被打成“牛鬼蛇神”的做法,引起了的不满。王猛初到体委时对很尊重,这其中自然包含对领袖的忠诚。但到后来,王猛越来越觉得的行为不得体,而且对总是和周恩来闹别扭很有意见,他开始有意无意地躲避。

  庄则栋从第二期“中央读书班”学习归来不过十来天的时候,发生了内蒙古乒乓球队的“二丁事件”。“二丁”是一对丁姓兄妹,哥哥丁立春、妹妹丁桂荣都是内蒙古乒乓球队选手,分别出生于1946年和1948年,当时年龄27岁和25岁,就要退役了,丁立春希望留队当教练,但球队主教练李岩毅认为教练员位置上已经有人,此事需仔细商量。丁立春留队心切,抓住了球队的一次差错,和妹妹联名写信给国家体委领导。

  原来,在年前的全国少年比赛报名时,内蒙古队希望争得好名次,报上了两个稍有超龄的队员,结果被比赛组委会发现予以制止,内蒙古队马上按照要求改了过来。按说此事已经解决,但丁立春认为事情解决得不彻底,教练员对自己有意见,为此还和队员有肢体冲突厮打。发现自己最初上告没有反应,丁立春和妹妹再次联名写信称内蒙古体委领导搞“锦标主义”,对自己“打击报复”,这就是“二丁事件”。

  此事本来是球队成员之间的小纠纷,但在“文革”中,两位年轻人把事情上纲上线了,他们写信给刚复刊的《体育报》。1974年2月,报社有人将此事写成内参,呈报“中央文革”领导。

  正在發起“批林批孔运动”,想找机会整一整王猛苦于没有把柄,看到内参和信件如获至宝,即于1974年2月21日写了一段批示:“应该责成王猛同志妥善处理。赔礼道歉,医治欧(殴)伤。揭开体育系统阶级斗争、路线斗争的盖子。”

  的批示前半段还算就事论事,后半段就很离谱了。她还就此事串通了当时担任党中央副主席的“造反派”大头子王洪文于次日批示:“完全同意同志的意见。请转王猛同志即办。”

  这两个批示于2月23日送到了王猛手里。看到两位中央领导人的批示,王猛很重视,随即召开党组会议传达。王猛当时还不知道“二丁事件”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就责成体委办公厅副主任郭连刚组成调查小组,2020开码结果开奖,立即赶往呼和浩特,先将情况了解清楚,然后再行处理。

  郭连刚是一位“三八式”老革命,山西沁县人,1938年参加革命,1940年入党,1942年进入延安抗大学习。学习结业后到晋冀鲁豫根据地,后来随二野大军进入西南,再后来由重庆调入国家体委,1966年“文革”爆发前担任办公厅副主任,负责行政和经费事务,结果成了办公厅中唯一没有被“打倒”始终在工作状态的领导。

  他被指定为前往内蒙古调查“二丁事件”小组的负责人,小组还有4人是:《体育报》副总编辑王舜华、编辑曹炎(女)、李明光,还有体委宣传司负责记者联系事务的李秉达。

  行前,王猛将郭连刚叫到自己的办公室,要他阅读此事的内参报告和、王洪文的批示,然后交给郭连刚一封手书信件,要他先读一遍,到呼和浩特面交内蒙古党委书记、军区司令员尤太忠。

  郭连刚的记忆很清晰,还记得信的大意是:老尤同志,内蒙古体委对问题虽然已经处理,但有人反映他们对二丁进行打击报复。请老尤同志支持我们的调查组工作。

  王猛在信中称尤太忠为“老尤”,可见他们彼此熟悉。郭连刚领命之后就乘火车前往呼和浩特。

  了解事情经过需要一个过程。当时从北京到呼市乘火车要将近一整天,再快的调查,加上路途往返,起码五六天时间,何况是、王洪文批下的东西,调查组哪里敢马虎。没想到王洪文等不及了,派秘书廖祖康于2月26日来到体委,先是找到体委造反派组织的头头询问,王洪文、的批示已经4天过去了,“王猛扣住中央首长的批示不向群众传达,不贯彻落实,这是什么问题?这里一定有鬼”。

  体委的造反派自王猛上任以后,眼看着老干部一个个恢复工作,运动员恢复训练,“文革”的地盘一步步被侵削,正心里着急,得到王洪文大秘书发出的信息,港京图库,自以为得风气之先,立即鼓动起来,纷纷贴出大字报责问王猛,说他扣押中央领导批示是何居心?为什么不向群众传达?鬼在哪里?

  • 上一篇:大连黑鳍鲨一胎产五仔 或创人工繁殖纪录
  • 下一篇:食人鱼响尾蛇黑鳍鲨 自然界中恐怖的“致命杀手”(组图)
  • 相关文章

   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在线支付 | 友情链接 |

    Copyright 广州鸿维家居有限公司 uvlbtueg.cn